热门搜索:  麦麦同学会

特有

被媳妇踢出当当的“大嘴”李国庆:长点心吧!女人,你真惹不起……

     

    李国庆道歉了。

    

    

    

    

    下载APP 阅读本文更深度报道  这次,他把大嘴对着刘强东,说婚外性不是性侵,对股东和员工不算伤害,对老婆的伤害也低——“煞风景,但划得来”,还顺手分享了自己的桃色“小经验”。

      在朋友圈中,他评头论足一番后,吆喝起了自己投资的区块链项目。

    

    

    

    

      此话一出,无论是反讽还是“力挺”,李国庆都被网友扣上“直男癌”的帽子。

      一天后,作为当当网的创始人,李国庆收到了来自当当网的公开谴责——撇清关系,“割logo取义”,随手广告,这“儿子”骂“老子”的大瓜,让群众吃得很开心。

    

    

    

    

      没多久,《中国妇女报》也提“刀”赶来,称李国庆的“婚外性无害”是在挑战道德底线,一天后,李国庆认怂道歉。

    

    

    

    

      这不是李国庆第一次因言惹祸。

      两个月前,他力挺俞敏洪的“女性堕落论”,再早前,他舌战大摩女,跟刘强东激情互怼,但都没见当当有这么大动静。

      19年前,李国庆、俞渝夫妇创办当当网,磕磕碰碰,逐渐壮大。这次,一手奶大的当当,却反手给创始人一巴掌,像是俞渝在出气,说白了还是为了生意。

    

    

    

    

    

    

    

    

    

      老婆,惹不起

      当当在谴责声明中称,联合创始人李国庆离开管理层、决策层已有一段时间,但挂在当当网上的营业执照,法定代表人仍写着李国庆的大名。

    

    

    

    

    

    而且在当当网实体公司的股权比例中,李国庆持股27.5%,是第二大股东。

    

    

    

    

      也就是说,李国庆依然能代表当当依法使用民事权利,履行民事义务,而且也是公司重要的受益人。

    

      但8年前,当当准备在美国纽交所上市,当时李国庆的持股比例是38.9%,他的夫人俞渝持股4.90%。今天,俞渝占股64.2%,当当的大半壁江山,早就是俞渝的。

    

    

    

    

    

    这两年,在各种正式场合为当当抛头露面的,也基本是俞渝。

    

    

    

    

    

    当当的控股公司——北京当当科文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其法定代表人也是俞渝。

    

    

    

    

      实际上,自当当诞生以来,李国庆、俞渝之间的夫妻战火,一直从家庭、公司,蔓延到公众视野之外,也难怪谴责声明中“把自己的婚前行为、搬出来嘚瑟,美曰分享”的语气,听起来那么像妻子对丈夫的嗔骂。

    

      1996年,到美国出差的李国庆遇到了在华尔街创业成功的俞渝。两人天雷勾地火,认识不到3个月就结婚。

      1999年,二人共同创办当当,李国庆当CEO,俞渝是董事长,一个有出版业工作的背景,一个有金融界算计的功夫,上演“夫妻双双把钱赚”的好戏。

    

    

    

    

      不过,无论性格,还是经营思路,夫妻二人都“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李国庆耿直大咧,管他是商业大佬还是投行金主,一言不合就开怼,更不用说开了微博后,有多少祸从口而出。全家人和朋友聚餐,儿子特地提前警告李国庆:爸,今晚上在座的可有投行的人,你淡定点儿。

      俞渝则直接连微博都不开,演讲会拿着手卡,说话字斟句酌,强势干练,人称“推土机一样的女人”。她擅长和投资人沟通,每次李国庆和投资人闹翻,都是俞渝在善后。

    

    

    

    

      到办公桌上,夫妻二人还常“打”得水火不容。俞渝曾在年度总结会上当众质疑李国庆的工作完成度,李国庆以当场提辞职回敬,3天后又乖乖回公司上班。

      面对亚马逊、腾讯等巨头的收购,李国庆主张独立发展,俞渝对卖掉当当很积极;俞渝公开说没想过上市,但李国庆特别乐意上市,以至于上市后,李国庆还高兴地敲了两下钟,说这才是“当当”。

      如果说,政治是妥协的艺术,“当当”这家夫妻店,更写满婚姻和生意中的彼此妥协。

      捆绑20多年,俞渝妥协支持当当上市,又将其私有化退市;李国庆本不肯把江山拱手让人,又最终接受夫人将当当易手海航的主张。

      “至高至明日月,至亲至疏夫妻”,二人相爱相杀到李国庆暗搓搓发朋友圈:“所谓的婚姻就是,有时候很爱他,有时候想一枪崩了他”;俞渝也当众呼吁,千万不要跟太太或者老公一起创业,觉得能跟李国庆创业走到今天,不是奇葩也差不多。

    

    

    

    

      海航接手当当的消息传出后,李国庆在朋友圈发文称:“所谓的婚姻就是.....有时候很爱他.....有时候想一枪崩了他..........大多时候是在买枪的路上遇到了他爱吃的菜........买了菜却忘记了买枪..........回家过几天想想还得买枪........... ”

      今年1月,当当组织结构调整,俞渝大权在握,负责全面运营,李国庆只分管公共事务,最终认怂。

      这次李国庆道歉,也和此前无数次 “实力惧内”一样——玩笑,开得起,但既是领导又是“地主”的老婆,惹不起。

    

    

    

    

      女读者,更惹不起

      一个是哪吒,一个是定海神针,一个“没心没肺惹人骂”,一个“小心驶得万年船”,性格迥异的李国庆和俞渝能走到一起,看似奇葩,其实不然。

      某种程度上,书就是维系二人千丝万缕关系的“红绳”。

      李国庆、俞渝都是资深“书虫”,嗜书如命。曾经当当高管们在咖啡馆聊天,夫妻俩会看杂志,并且把非常有观点的内容剪下来。高管觉得,二人对学习的痴劲,值得学习。

      知名财经作家吴晓波对夫妻俩也心存感念——2007年当当举办了第一届“网络书香节”,算是中国电商办节的先行者,出版业者也对当年当当抄底的阵仗甚是怀念。此后举办各种推广阅读的公益活动,也有口皆碑。

      这也成为俞渝“小富即安”的理由——阅读如此美好,好好卖书,账上有钱,没有贷款,没有质押,这样不好吗?

    

    

    

    

      的确,当当没有外界想象得那么凄凉,尤其在卖书方面,甚至还谈得上一马当先。

      《2017年中国图书零售市场报告》显示,2017年中国图书零售市场总规模为803.2亿元,同比增长14.55%。近20年,中国图书市场规模都在逐年扩大。

    

    

    

    

      而网上书店渠道是市场增长的主要推动力,比如去年就实现了25.82%的增长,规模达459亿。

    

    

    

    

      其中,当当不止有一席之地。第三方数据显示,从2014年到2016年,当当在线上渠道的市场份额超过40%,位列第一。

    

    

    

    

      书是当当的立身之本、主营业务,女性则是当当图书的主要消费群体。

      当当与易观联合发布《2018中国图书阅读市场专题分析报告》显示,中国纸质图书读者中,女性占比高达69%,是男性读者的2倍多。

    

    

    

    

    

    而数字图书读者中,女性占比更是高达86.7%,是男性的6倍多。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李国庆的直男言论会让当当和俞渝如此炸毛——把主营业务的最大客户群体都给得罪了,这生意还怎么做?

    

      关键的是,女性的消费潜力还远不止买书。

      国泰君安研报显示,女性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到66.4%,近75%的家庭消费决策由女性主导。2014年中国内地女性经济市场规模近2.5万亿元,而到2019年,这个数字或将增长至4.5万亿元。

      刚刚过去的双十二,第一个小时里,女性消费者就占到了56%,是消费的绝对主力。

      十几年来,李国庆夫妻二人苦心孤诣卖书,也一直在尝试其他品类,虽然业务拓展的进度和幅度都被业界吐槽“没有雄心壮志”,但设立孕婴童专区的动作,也还是能看出,当当希望把女读者的消费力延伸到母婴幼用品上。

      识时务者为俊杰,“她经济”日益崛起,况且被一夫多妻制压抑了两千多年的中国女人,最痛恨的无外乎丈夫精神或肉体出轨,李国庆却反其道行之,用“婚外性无害论”触碰公众情绪底线,怪不得当当网公关的胆子能肥到把创始人都“炒了”。

      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2016年全国女性就业人员占全社会就业人员的比重为43.1%,已经超过预设的40%目标,越来越多中国女性自力更生有钱赚,

      女读者,惹不起,而被唱衰太多年的当当、俞渝以及李国庆,接下来可能都要想想,怎样更能讨中国女人的喜。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邱利 HN154)

当前文章:http://www.vwvy.cn/7dz36cq/304801-834677-27200.html

发布时间:07:25:15

广州设计公司  广州设计公司  产品设计  广州产品设计  广州设计  易用设计  广州设计  广州设计公司  万彩吧  广州工业设计  工业设计  

{相关文章}

公益事业与商业如何健康互动?新浪财经

    考虑到公益与商业的关系,陈月光提出,我们不应该站在门边的门徒,而是从问题到问题的深度。写作:张玲。来源:中国慈善家2018年11月。去年,南都公益基金会主任徐永光。中国人民大学康晓发表《公共福利向右转》后,又出版了《公共福利向右转》。广教授发表了《驳斥永光谬误》作为回应。20多年来,两位朋友之间的激烈意见冲突在公益界引起了广泛的讨论。因此,“两轻纠纷”已成为中国公益界2017年的重大事件。康晓光发表文章《驳永光谬误》后,认为“永光必驳”,并准备作出进一步的具体补充和回应。但是永光不想继续两人之间的争吵。我不想那样做。我不想伤害我的感情太多。在过去的三个月或四个月里,邓和基金会的执行董事康晓光、徐永光和陈月光曾见过一次,所有人都觉得这个行业非常关心公益和商业的关系,“这似乎是不合适的。”在那次会议上,康晓光提议举办一次大型研讨会,以超越“两灯”之间的争论,并允许发表意见。这一建议得到了徐永光和陈月光的支持。经过半年多的筹备,由中国人民大学公益创新研究所、邓鹤基金会、南都基金会资欲女中烧_asfaras网助的“公益与商业关系国际研讨会”于10月22日至23日在中国人民大学启动。公益的本质与价值、公益性产业与商业资本的关系、“企业战略作为公益性创新模式”、“互联网对公共福利与商业关系的影响”、“企业社会责任的理论与实践”……在这些主题下,来自中国(大陆、香港、台湾)、美国、加拿大、奥地利、荷兰、澳大利亚等国家的200多名知名学者纷纷发表了自己的观点。鉴于公益与商业的关系,陈月光提出,我们不应该站在边界的门口作为守门员,而是应该从问题走向问题。”我们唯一需要避免的是在没有理性思考的情况下情绪化的咀嚼。公益与商业的关系。如何看待公益与商业的关系?可能从不同的角度有不同的观点。康晓光,以“义利相辨”为题,从探索公益与商业本质的角度,主张公益与商业健康融合,以“义利为利”,以公益为主,以商业为辅。公益中彩那天教案_非主流头像 女生网性在“使用”层面上吸收商业工具以提高其效率,商业在“主体”层面上注入更多的利他因素。在中国,公益与商业的关系不仅受公益与商业的影响,还受政治的影响。在塑造公益事业与商业关系方面的重要力量。面对康晓光的“亮剑”,徐永光没有接受新兵:“我很聪明,我今天不能和小光打架,因为这是他的家园。”他选择了“公益性风险投资与混合金融催化社会创新”为主题,并从更有效、可持续和大型化的角度出发。尺度解决社会问题,借用《庄子》中的“混沌之死”故事,希望能够保护社会创新的“混沌地带”。公共福利向右,企业向左,围绕着源头,同样如此。“在《公共福利向右,企业向左”一书中,他写道,“当社会企业中二者相交时,公共福利与企业就成为一个整体,成为谋求社会福利的同时赚钱的一种新模式。”至于康晓光和徐佑。台湾垣芝大学人文社会科学院院长邱昌泰,在演讲中表示:“我来自台湾,盼望了这么久,盼望着《梁光》精彩的辩论,但你们会持之以恒,轻轻放下,等等。”与邱昌泰有相似感情的人不多,但他们的“失望”并没有持续到最后。在为期两天的会议即将结束时,一些人总结了这次会议的主要特点之一:那些想看到生机勃勃的人学会了门口,那些想学会门口的人看到了或创造了生机。为了保证研讨会的质量,康晓光和他的团队在筹备阶段花了半年多的时间,寻找既关注这个话题,又关注中国,具有一定水平和适当时间的人。用康晓光的话说,“基本上使世界翻了一番”。最后,“从苏州大光明电影院_赎回费率网收集的140多篇论文中,筛选出40多篇符合标准的论文。”康晓光说,“无论你是谁,都必须认真准备演讲。”这也反映在许多演讲者的许多细节中。阿里研究所高级顾问梁春晓认为,公益与商业的关系不能简单地用正义和利润来匹配。他认为,政府、市场和社会是三个维度,正义和利益是另一个维度,每个部门都有自己的正义和利益问题。在今天这个不断跨越国界、整合公益事业与商业的时代,无论是商业战略中的公益事业、社会企业的组织形式还是企业社会责任、公益事业与商业都有我,我也有你。在此背景下,北京大学法学院副教授金锦平认为,从法律的角度来详细探讨公益组织与商业组织的关系,要比从法律角度来探讨公益组织与商业组织的关系更好。不一样。”公共福利和商业从来都不是相容的,但在法律上公共福利组织与商业组织之间有明确的区别。“两者的混淆或混淆最终将使该组织首先适用商业组织的法律地位,”她说。与从法律、正义和政治角度讨论公益与商业的关系相比,使用婚姻作为公益与商业结合的隐喻,给研讨会的严肃气氛增添了黑衣人电影_青年年龄段网一点情趣。据澳大利亚弗林德斯大学的讲师张志斌说,公益事业和商业之间的婚姻是必要的,因为双方都有缺点,需要互相弥补,但并不是所有的婚姻都是幸福的,或者能够提高各自的价值。婚姻夫妻需要对不平等的情况保持警惕,多想想有权势甚至专横的岳母或岳母对婚姻可能产生的负面影响。公益与商业的整合,公益与商业关系的探讨,公益的性质与公共福利价值的再思考,在很大程度上都是为了探讨在公共事业不断整合的趋势下,如何更健康地互动与整合。集成电路福利和商业。陈月光说:“从社会需要的角度来看,在扩张的过程中,公益事业应该被允许具有模糊的身份区域。关键不在于停止讨论,明确进一步发展,而在于明确发展。”“永光是一个有争议的慈善家,”创始人徐晓平说。真相基金。在我看来,他的争论源于他的远见,因为他看到了别人看不到的未来……永光是公益市场化最早的倡导者之一。什么是公益市场化?徐永光在《公益事业向左》一书中写道:公益市场化是指公益资源配置和组织运行的效率机制和规则,是公益的有效手段……社会化是公共福利的目标,市场化是实现这一目标的途径。徐永光赞同管理大师德鲁克的观点,认为只有把社会问题的解决转化为有利可图的机会,社会问题才能最终得到解决,并提出了社会创新的五个方面:公益铺路、企业跟进、工业化扩张、可持续发展、最终实现。解决社会问题的方法。三位一体基金会秘书长李进认为徐永光倡导可持续和大规模的社会问题解决方案值得观察和思考。传统的公益理论认为,公益事业机构先行试点,然后公益同行跟进,不断扩大规模,推动政府转变政策,改变政府预算投资的方向。这是促进社会问题解决的传统公益模式。他说:“徐先生(永光)建议以商业的方式解决问题,而不是使用公共政策和政府预算。康晓光对公益市场化的态度不是“第105天_女仪仗队网一刀切”的肯定或否定。他认为,公益事业的市场化在解行政、促进公益事业组织之间的充分竞争、从企业学习组织管理方法和项目运作技术方面是一个积极的方向。但在过去两三年里,永光对公益市场化的不断表达可以概括为两点:组织形式的创业精神和公益项目运营的商业化,对此我坚决反对。“企业不再存在,但公益的基本精神也不能模糊。”根据陈月光的公益市场化命题,“市场化”和“商业化”最本质的表现形式往往是简单化,不能真正全面、清晰、准确地概括现实。商业的起点可以是追求利润……然而,所有的公益事业不应该容忍以追求利润为出发点。“在道德上,企业应该关注公益,”他说。如果说公益市场化是公益的右向右路径,那么企业社会责任就是“商业向左”的基本过程。2007年,梁春晓主持了阿里巴巴的第一份社会责任报告,总结出企业社会责任的两种模式:做善事和做善人。最后,他们的首选模式是做一个好人——将企业社会责任与企业战略和商业模式结合起来,形成阿里巴巴的社会责任理念:只有企业社会责任的实践内生于企业商业模式,才能实现可持续发展……随着中国互联网产业的快速发展,互联网对公共福利和商业关系的影响已经成为一股强大的力量。鉴于公益性互联网的发展趋势,梁春晓认为,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互联网产业驱动的,而不一定是公益性产业的自愿选择。在这个过程中,互联网与公众的关系从一开始就处于不平等的地位。”他说,“这种不平等的地位使得互联网与公共福利结合时,以生产甚至制定规则的形式,互联网行业可能拥有几家大公司的强有力的声音。这可能对网络时代的公益生态产生重要影响。当前,技术、经济、文化、社会、心理等部门在快节奏的运作中,存在着严重的失衡,给人们带来了各种焦虑和困境。”从广义上看,科技经济比社会政治发展快,存在严重的不平衡。梁春晓说:“当前社会创新的重要任务之一就是努力平衡这种严重的不平衡局面。”城乡之间,贫富之间,中西部地区无处不在。分离和不平衡可能给个人、团体或机构带来困难,这可能也是公共福利需要关注的一个重要方向。梁春晓认为,鉴于这些困难,互联网的重要价值在于“连接”。同时,他也表示担心,当互联网太强大,慈善事业的发展不够时,以互联网为代表的商业价值可能不锈钢管道_维基百科 中文网严重影响公益事业;在制定规则时,互联网的巨大力量可能给慈善事业带来新的不平衡和不公平。奥尔学会。在这种情况下,全社会的规章制度应该是什么?梁春晓认为,这是公益事业应该特别关注的问题。他说:“公益事业不仅应该关注公益领域,而且应该关注整个社会的公益取向。”在这样一个时期,我认为,举办这样一个关于公益的基本价值以及国内公益与商业关系的高级别国际研讨会是合适的。表达我们的意见。从交流和展览的角度来看,这也是非常成功的。免责声明:由媒体合成的内容来自媒体,版权属于原作者。请联系原作者并获得复制许可。本文的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而非新浪的立场。如果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不作为投资的依据。投资是有风险的,所以我们进入市场时需要谨慎。责任编辑:陈静

https://www.c8.cn/ylsj/hebk3.htmlhttps://www.c8.cn/ylsj/js11x5.htmlhttps://www.c8.cn/ylsj/gdkl10.htmlhttps://www.c8.cn/zst/dlt/chuwuzs.htmlhttps://www.c8.cn/zst/dlt/tmzs.htmlhttps://www.c8.cn/zst/dlt/chzs.htmlhttps://www.c8.cn/zst/dlt/hqzh.htmlhttps://www.c8.cn/zst/qlc/hslh.htmlhttps://www.c8.cn/zst/qlc/elyzs.htmlhttps://www.c8.cn/zst/qlc/joyl.htmlhttps://www.c8.cn/zst/pl5/jozs.htmlhttps://www.c8.cn/zst/pl5/chpl.htmlhttps://www.c8.cn/zst/6cai/tmys.htmlhttps://www.c8.cn/zst/qxc/dxjo1.htmlhttps://www.c8.cn/zst/qxc/chtz.htmlhttps://www.c8.cn/zst/ssq/hqws.htmlhttps://www.c8.cn/zst/ssq/sslh.htmlhttps://www.c8.cn/zst/ssq/elyyl.htmlhttps://www.c8.cn/zst/ssq/chtz.htmlhttps://www.c8.cn/zst/ssq/zezs.htmlhttps://www.c8.cn/zst/ssq/dlxzs.htmlhttps://www.c8.cn/zst/3d/dxjo2.htmlhttps://www.c8.cn/zst/3d/dzbbzbzs.htmlhttps://www.c8.cn/zst/bjkl8/dswzs.htmlhttps://www.c8.cn/zst/cqkl10/lhdw.htmlhttps://www.c8.cn/zst/cqkl10/sanhdw.htmlhttps://www.c8.cn/zst/pk10/lmtj.htmlhttps://www.c8.cn/zst/13.htmlhttps://www.c8.cn/zst/cqssc/hskd.htmlhttps://www.c8.cn/zst/cqssc/sanhdw.htmlhttps://www.c8.cn/zst/cqssc/dszs.htmlhttps://www.c8.cn/zst/29.htmlhttps://www.c8.cn/zst/26.htmlhttps://www.c8.cn/zst/24.htmlhttps://www.c8.cn/zst/20.htmlhttps://www.c8.cn/zst/49.htmlhttps://www.c8.cn/jihua/gxk3.htmlhttps://www.c8.cn/jihua/gd11x5.htmlhttps://www.c8.cn/jihua/hunkl10.htmlhttps://www.c8.cn/gaoshou/shk3.htmlhttps://www.c8.cn/gaoshou/ahk3.htmlhttps://www.c8.cn/gaoshou/hlj11x5.htmlhttps://www.c8.cn/gaoshou/hunkl10.htmlhttps://www.c8.cn/gaoshou/xyft.htmlhttps://www.c8.cn/gaoshou/cqssc.htmlhttps://www.c8.cn/gaoshou.htmlhttps://www.c8.cn/ylsj/gdkl10.htmlhttps://www.c8.cn/zst/ssq/hqws.htmlhttps://www.c8.cn/zst/3d/dxjo2.htmlhttps://www.c8.cn/jihua/gxk3.html